beat365手机版官方网站正规-首页欢迎您

教学与学科 > 卓越新闻 > 学生作业
学生新闻采写 • 札记 | 奔跑前行:阳光与风雨
供稿:      2021-02-28

按语:

2020年9月-2021年1月,19级本科新闻和18级本科播音班分别开设《新闻采访与写作》和《新闻采访》必修课,由陈红梅老师主讲。两门课程分别以2篇和1篇独立采写的新闻报道作品作为平时作业,以学期采写札记和心得作为期末结课作业。经任课教师推荐,从2021年1月起,本专栏陆续刊发两门课程的部分结课作业“采写札记”,讲述新闻采写背后的故事,也希望能给有志于新闻学习的同学们一些借鉴和思考。


奔跑前行:阳光与风雨

19新闻  张欣玥

        这个学期,特别是十二月里,我都在为了两篇稿子奔跑。

        最开始我选定的题目做着才发现并不具有什么意义,到后面才选定两个主题:一个是以LGBTQ人群为主的双曲线混声合唱团,一个是以被打死的有芯片萨摩耶为引子的宠物犬只芯片问题。对于成品不能说完全满意,但整个过程对我来说却格外有意义。

01了解、熟悉、靠近

        要去采访双曲线混声合唱团这样一个LGBTQ人群为主合唱团的时候,我是忐忑的。我接触过LGBTQ人士,也有一定的相关了解,但是从来没有和LGBTQ群体有过直接交流。在采访前,我提出先以一个参观者的视角观摩一次双曲线声部的排练,双曲线也非常贴心地问我是否需要引导员。

        去之前,我非常认真地向我的LGBTQ好友咨询了很多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你会不会介意我叫你gay,会不会介意和一个直人讨论性取向问题?我还让他提前确认了一遍采访提纲,确保双曲线的团员不会感到被冒犯。实际上我的很多担忧是多虑的,当我真正接触他们、和几位团员聊天之后发现,他们就和我平常能接触到的直人朋友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也是那时我才明白我一开始犯了一个预设性的错误:我很多问题的前提是,LGBTQ的生活“和直人不一样”。

        值得庆幸的是,比较早发现自己的问题之后调整好心态,我以正常的聊天接触他们。除去采访的六位之外,我还接触了六位团员,持续跟随他们进行了一个月的排练、开会,而我对双曲线的整体画像其实与这些接触都高度相关。而随着我对双曲线的了解的加深,我越到后面,采访进行得越为顺利。最后一位采访的团员是青菜,我们那天约在一家咖啡厅,聊了两三个小时后我陪她去附近一个女性主义的讨论会的地方,到那个时刻我觉得她没有把我当成一个“记者”在对待,我也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完美受访者”(虽然她的确是)。那天我们也聊了很多其它的话题,有关于女性主义、两性关系、留学生活、未来规划,我也第一次觉得我如此了解我的采访对象。

        我也庆幸于我本身和这些人有一些话题可聊。我自认为是直人之中对LGBTQ非常了解的那一类,身边有朋友是女同、男同、双性恋,因此当采访对象提及一些相关话题,比如相关的社交软件、刻板印象、代称等等时,我听得懂,而我认为这种懂得对于采访对象也是一种正反馈,他们往往在发现我对LGBTQ的了解比较深之后,会和我聊一些更加深入的话题,包括他们所经历过的苦恼与他们自己对LGBTQ的思考。

        我记得很清楚,翠翠描述自己身边有些直人朋友“真正发现身边人是LGBTQ的时候,还是会表现出不一样的态度,直人出发点还是会不一样的”,那时我顺口说了一句,“那我应该还好吧”,他笑着说,他觉得很安心。有三位采访对象在最后都问过我:“所以你的性取向是什么?”我说我是一个直人,有人会有点震惊的样子看着我,觉得我不像。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夸奖,因为好像只有对LGBTQ足够了解,才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

        了解和熟悉确实是采访,特别是访谈中重要的一点。而保持一个“靠近”的真诚的态度,是我觉得同样重要的。特别是对于一些有一定特质的、较为特殊的群体,如LGBTQ,真诚亲近的态度对于对方来说会是一种积极友善的表达。在采访萨摩耶主人时,我一开始是保持着非常坚定要做相关主题的态度,主人劝阻之后我也非常坚持,主人在后面的采访过程中也对我表现除了非常充分的信任和理解,最后将成稿发送给他确认时,他说“有时候会以为你就放弃了,结果过两天又来找我。我就想起一开始你的样子,我就觉得你可信的。”这也给予了我莫大的鼓舞与动力。

02勇气、坚韧、质疑

        这学期我做了很多之前不想做也觉得做不到的事情。去强拆现场,在陌生的地界闯入派出所,和采访对象一起在地铁1号线上聊天,匆忙地采访一个专家……放在半年之前,我没有这样做的勇气。我其实内在不勇敢。看起来阳光,但是我做决定很难,常常优柔寡断。这是个坏习惯,这学期的课业压力也好、朋友推动也好,我在慢慢改正这个坏习惯,也期望可以拥有更多的勇气和坚韧。

        采访双曲线的指挥皮特之前,我有一周的时间陷入在巨大的焦虑与不安之中。皮特的联系方式是在双曲线排练散场后要的,其实我害怕他忙、又不好意思拒绝我,是孟必莹逼着我让我去试一试。后来我通过各样的资料和视频了解他,我知道他人并不严肃可怕,但是我感受得到一种傲气,我知道在音乐方面他的才华对我这种音乐小白有全方位的碾压。那周我查了很多合唱相关的知识,搞清楚了之前对他的专访里他提到的每一个人名和专业名词,然后抱着很忐忑的心情,我和他约了第二天的采访。采访在上海交响乐团的咖啡厅,我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到约定时间前十分钟才走进去,收拾好桌子、录音笔、纸笔,给他发送消息。采访很顺利,我准备的所有知识都没有用上,但是采访开始的时候我莫名感到一种安全感。

        这件事给了我一些勇气,主动出击也没那么难,去采访一个在某方面格外具有才华的人也没有那么难,一对一地去采访也没那么难。后来回想,在新闻编辑课上,我也曾经在几站地铁上紧急做好采访提纲,去应对一场突然来到的专家采访,其实我不是不会、做不到,只是不敢。

        在采访完皮特的那个下午,我坐在一家快餐店整理采访内容,同时为晚上在双曲线对团员的采访做准备。也是那时我看到了同城热搜上有芯片萨摩耶被打死的话题。我怕狗,但是我小时候也喜欢过一只萨摩耶,看到乐乐的照片的时候我整个人开始发抖,眼泪直接滚落在屏幕上,刚刚燃起的勇气派上了用场,我决定要把这个话题当作我的第二篇作业来做。

        联系到主人的时候,他是抗拒的,他害怕把我牵扯进这场说不清的辩论之中。但是我坚持着告诉他,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要试一试。

        后来为了得到信息,我去过事发地、宠物医院、犬类管理办公室、派出所、动物保护协会、上海生物电子标识股份有限公司等前前后后很多个地方,也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遇到了许多困难。事发地的阿姨们听到是这个事情,就开始把嘴巴缝上,是有阿姨看我“一个小姑娘,就一个人来了很可怜”,把我拉去给我讲她的所见。我确认了大部分乐乐主人向我提供的信息,而后上到乐乐被发现的69号二楼寻找血迹,在三楼楼梯间确认了当时打狗的照片的拍摄角度,并且确定了准确的事发地点。

        在派出所,我和孟必莹无法直接就事件进行询问,只能询问犬只丢失后寻找的相关事宜。东明路派出所对于阅读器这个关键点三缄其口,我一再强调问题才得到答复。

        因为想要拿到上海市整个犬类管理系统的答复,却无法查询到相关地址,我只能通过网站查询到上海生物电子标识股份有限公司地址。当天,走访的通过网络查询得到的新旧上海动保地址均为错误地址,甚至有地址是民宅,是辗转三地才找到的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协会的负责人听到我们找来的过程非常艰难,也就不计较没有提前联系采访的事情,直接接受了采访。

        中间也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只是每一次放弃的念头一冒出来一点,我就感到可怕,赶快将它压下,告诉自己不能放弃。就这样,坚持了一个月,终于采访到了需要的信息。

        最后一步是联系到了学校的行政法专家王景斌教授。在联系王教授之前,我询问学法律的朋友得知应当寻找行政法的老师咨询,那两天我还参加了中北校区阳光小动物保护协会的一个动物保护讲座,在讲座下和一位律师就这件事简单地交流,他也给出了我非常多鼓励,也建议我找一位行政方面的专家。回到学校后,我撰写了给王教授的采访邀请信,等待了五天收到回复。教授在采访中一再强调两个字——质疑,他说做行政法要会质疑,让我也要多质疑、敢质疑。这句话其实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不仅仅是对事件本身,也让我明白原来我以为会谨慎、深究言词的人,会如此胆大心细地直接质疑很多我认为不合理却不敢质疑的事情。

        我很幸运,遇到了很多好人。但是走过来之后,我也感谢锻炼出的我的半分勇气,半分坚持。半分不够,仍需努力。

03火种

        写的过程比我想象的困难一些。

        先前有过写作的一些小经验,却从来没写过新闻,写新闻与写其它又有很大的不同。写双曲线那篇难在如何把众多人物的经历串联起来,而写宠物犬芯片对我来说挑战更大,在于如何让自己中立、客观、不说废话。

        写出来宠物犬的第一大段时,自己看都觉得不对,主观倾向性太重,就直接自己改了一次。在修改的过程中孟必莹给我提供了非常有效的建议:善用引用。一些情绪化的内容就用直接引用而非转述概括,而对方说的不够言简意赅的就概括写出来。通篇就这样进行了简单的修改后,又做了一次对无用信息的删减,这才成了初稿,发给老师,直接定稿。

        没有经历像很多同学那样漫长又煎熬的改稿过程,我觉得自己幸运,也不那么幸运。有时会希望自己也可以被一点一点纠正错误,得到进步。不过在一整个学期的学习过程里,我学会了很多,我学会如何采访、如何倾听、如何面对不同的人。我还知道了采访顺序、获取信息的顺序很重要,要对事情有一个全面的把握后,才能去深究细节。我也知道了我是擅长做追问的,是可以提出还不错的问题的。更重要的是,我收获了一些相信、一些勇气、一些鼓励和肯定、一些继续向前的动力。每次在班上听同学分享,我会在想一件事:以后我们都会成为记者吗?

        我不知道,也许大家都不知道,但是起码现在每个人都这样努力。和孟必莹、谢文芳、陈子涵一起去强拆现场的那天,我们坐在一个活动厅里听业委会的叔叔阿姨们讲着他们的遭遇,我很难忘记一个阿姨给我看很多的材料,那时我觉得“我在被托付一种责任”,就好像我蹲在树下看那些爱狗人士给乐乐留下的便利贴时所感受到的一样。

        其实真的要说最大的心得,就是我获得了这种感受,我获得了一颗又一颗的火种,它们在这个寒冬里还没有熄灭。如果可以一直走下去,它们未来一直都不会熄灭。


张欣玥新闻采写作品链接:

为宠物犬植入芯片之后

https://mp.weixin.qq.com/s/UaV2e32q-gEKGiCJqR5zuQ


双曲线:不论性向,我们歌唱

https://mp.weixin.qq.com/s/dzszPhctobcFGoTi4jOuMw

阅读   1773
 
11/01
2022
COMM
ECNU
 
按周 Week
传院
日志